<thead id="51fdh"><var id="51fdh"><ins id="51fdh"></ins></var></thead>

    <pre id="51fdh"><track id="51fdh"><em id="51fdh"></em></track></pre><address id="51fdh"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51fdh"><dfn id="51fdh"></dfn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51fdh"><dfn id="51fdh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1fdh"><dfn id="51fdh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代表委員熱議破“SCI至上”:科技評價從“數論文”轉為看實績

              “是時候調整了!”談及近期出臺的一系列破除論文“SCI至上”的文件“組合拳”,全國政協委員、中核集團核工業北京地質研究院院長李子穎幾乎脫口而出。   
                 近年來,社會各界對破除論文“SCI至上”、優化學術生態的呼聲十分強烈??萍疾?、教育部等部門今年初印發了《關于破除科技評價中“唯論文”不良導向的若干措施(試行)》《關于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 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》的文件,瞄準破除論文“SCI至上”、破除“唯論文”評價導向等社會熱點,引發廣泛關注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如何看待評價導向改革?破除論文“SCI至上”與新規如何有效銜接?科技日報記者就此采訪了相關人士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將措施進一步制度化  
                 “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很多優秀論文發表在國外SCI期刊上,我個人認為,文件的出臺也是為了真正將‘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’的號召落到實處,盡可能把優秀的科研成果發表在國內中英文期刊上?!敝腥A醫學會雜志社社長兼總編輯魏均民這樣解讀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SCI是國內外廣泛使用的科技文獻索引系統,如同圖書館內的圖書分類卡片。但在目前科技評價活動中,SCI論文被“異化”為唯一的評判標準來評價作者,有些甚至簡單化、一刀切地將論文數量與考核、績效、排名、資源分配直接掛鉤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“這種做法肯定不合適?!比珖舜蟠?、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病中心主任蔡衛平打了個形象的比方,“你是一家很厲害公司的員工,不代表你最牛;人家來自小公司,水平不一定比你低,是同一個意思?!?   
                 魏均民的電腦里保存著不同部門不同時期下發的相關文件。文件內容他已研讀多遍,與自身工作直接相關的內容被標紅、加粗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他告訴記者,早在2015年,中國科協、教育部等部門聯合下發《關于準確把握科技期刊在學術評價中作用的若干意見》,提出為準確把握科技期刊在學術評價中的作用,應建立健全公正合理的學術評價體系,改變各類學術評價中片面規定期刊等級和論文數量等簡單化、絕對化的做法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2018年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深化項目評審、人才評價、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》,進一步提出科學設立人才評價指標,要突出品德、能力、業績導向,克服唯論文、唯職稱、唯學歷、唯獎項傾向,注重標志性成果的質量、貢獻、影響。把學科領域活躍度和影響力、重要學術組織或期刊任職、研發成果原創性、成果轉化效益、科技服務滿意度等作為重要評價指標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“最近下發的文件,是對之前文件的進一步深化、落實?!蔽壕褚晕募岢龅恼撐拇碜髦贫扰e例說,“這并不是首次提出該制度,而是將之前的文件落實中已取得積極成效的措施,進一步制度化?!? 
                 不能唯SCI,也不是不要SCI  
                 我國國際科技論文數量連續多年穩居世界第二,但論文數量多不等于成果質量高、創新能力強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采訪中,多名采訪對象都在強調,要正確理解文件出臺的內涵:不是否定SCI,更不是反對發表論文,而是要更加科學合理地使用SCI指標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文件提到,對于基礎研究,論文是成果產出的主要表達形式,堅決摒棄“以刊評文”,評價重點是論文的創新水平和科學價值,不把SCI論文相關指標作為直接判斷依據;對于應用研究和技術創新,評價重點是對解決生產實踐中關鍵技術問題的實際貢獻,以及帶來的新技術、新產品、新工藝實現產業化應用的實際效果,不以論文作為單一評價依據;對于服務國防的科研工作和科技成果轉化工作,一般不把論文作為評價指標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“這是把科技評價的重點從數數量轉到評質量上來?!崩钭臃f理解,這是將科研人員的注意力從發論文、看數量轉到出實績、看質量上來。     
                 文件同時提到,要打造中國高質量科技期刊,完善學術期刊預警機制,強化監督檢查等。在蔡衛平看來,這點很重要?!拔覈蟛糠只鶎俞t務人員或者基層工作人員,不一定會去看英文文章。為了完成某些指標將文章發在國外期刊,其實價值會大打折扣?!?   
                 魏均民也認為,此舉對我國科技期刊發展也很有益。他舉例說,疫情期間,由科技部、國家衛健委、中國科協、中華醫學會聯合共建,依托中華醫學期刊網搭建的“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科研成果學術交流平臺”在短短3個多月內就發表了900多篇新冠肺炎論文,得到世界衛生組織、世界醫學會、愛思唯爾等高度關注,并將平臺論文和鏈接加入他們的資源庫,不僅為世界抗疫提供了中國經驗,也大大提升了中國期刊的國際影響力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要破更要立   
                 不少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既要針對科技活動評價中“唯論文”不良導向敢于“破”、破得堅決,更要善于“立”、立好新規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李子穎告訴記者,自己所在的單位,早些年已探索分類評價:把做基礎的和做應用的成果分類考核,從事工程應用研究的,只要解決了實際問題、業績好,沒有論文,同樣可以評高級技術職稱。     
                 在備受關注的醫學領域,改變也在發生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魏均民介紹,經過兩年籌備,中國科協委托中華醫學會雜志社承建的“中國臨床案例成果數據庫”平臺已經投入運行?!捌脚_建起來不久,認知度還沒那么高,但影響力在逐漸擴大,目前已經積累了一萬多個病例?!蔽壕裨u價,目前看來,平臺對評價基層醫生還是很有助益。比如一個縣級醫院的醫生,在治療一個不常見病例時成效明顯,只要把病例完整過程記錄下來,并且通過同行專家評議,這些有借鑒和參考價值的病例報告,就能作為基層醫生評價的指標。  
                 但還有一些難啃的“骨頭”。    
              魏均民舉例說,平臺沒有權利要求作者所在單位將平臺列入評價指標,平臺只是為多元化評價提供基礎的參考指標。     
                 蔡衛平告訴記者,目前不少醫院在評分系統里增加了臨床內容,但權重還很低?!澳壳吧鐣︶t院的考量指標還側重SCI等,為提升醫院的知名度、名譽度,醫院管理者被迫在考評體系中,更多考慮能提升醫院知名度的指標?!痹谒磥?,亟須建立一個中國人自己的個性化、創新性的分類評價體系,滿足不同期刊、不同主體的不同需求,針對不同學科的教學、科研和技術人員的特點,實行期刊論文與其他多種科研成果相結合的多元評價方法,但目前這樣的評價體系還在探索建立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李子穎則特別強調,應完善學術同行評價,真正發揮同行專家作用。  
               


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   棄“SCI至上”,促科研評價體系完善  
                 張蓋倫  


                 正如兩會上很多代表委員所說,“SCI至上”的教育科研評價體系,是時候調整了。    
              一系列文件的出臺,已表明了國家相關部門對改革評價體系的決心。摒棄“SCI至上”,也直指“五唯”頑疾的要害:帽子、職稱、學歷、獎項這些指標,歸根結底,看的還是論文。    
              讓SCI回歸文獻索引系統,讓學術成果回歸多元多樣,讓科研回歸初心。此時放棄的,是“SCI至上”;要建設的,是更加符合科研規律的評價體系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棄“SCI至上”,棄的是管理上的懶惰。將SCI相關指標直接用于科研評價,本身就有很大局限性。只是,因為路徑依賴,行政管理者需要一套定量的評價體系。于是,SCI一邊被批評,一邊又被視為指揮棒。放棄“SCI至上”,就需要更為精細的分類考核和分類評價。管理者要費更多心,下更多功夫,根據學科特點量身打造合適的“尺子”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棄“SCI至上”,棄的是學術上的浮躁。為追求SCI,學者難免要做些短平快的研究。哪里熱門去哪里,哪里能發論文去哪里。其實,科研的目的不盡相同,科研成果的形式也多種多樣。有的研究,是滿足人類的好奇心;有的研究,是要為國家社會經濟發展提供支撐。有的研究,耗時漫長;有的研究,成果不能以論文體現……所有科研活動的產出,都應根據其自身質量得到評估,而不是單純看論文發在了哪本期刊、其影響因子有多高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棄“SCI至上”,棄的是排名上的功利。各種以SCI為核心指標編制的排行榜搞得熱熱鬧鬧,也讓學校和科研機構慌慌張張??蒲腥藛T和管理者都要有“不畏浮云遮望眼”的定力,但圍繞SCI展開的各種排名,以及排名背后關聯著的資源分配,也攪得人失去這份淡然。評比催著人去琢磨一時排名的起落,卻難以靜下心來研究長期質量的提升。治學要沉得住氣,追求指標好看,是一種本末倒置。    
                 當然,不唯SCI,并不是不要SCI。論文依然是學術交流的重要載體,我們依然鼓勵發表高質量論文?!捌啤倍蟆傲ⅰ?,在摒棄“SCI至上”后,我們呼喚新的、多元化的、可操作的評價體系盡快落地。要允許百花齊放,要拿出多把尺子,更要營造風清氣正的同行評議環境。


              创世九州棋牌娱乐